思来想去,留学锤炼耐烦依然引爆天性缺点

  上世纪80年代,留学生在大众的心目中是最出类拔萃的一个群体。而今,出国留学的门槛降低了,留学生的年纪也越来越小。父母沉甸甸的爱、异国陌生的人文环境和教育体制,给年轻的留学生们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而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不懂得如何有效地向人求助。

图片 1

  事件回放

出国留学

  小惠高考时成绩不太理想,父母商量着卖套房子也要送她出国读大学。一开始小惠不愿意出国,经过几次说服后同意了父母的安排。小惠“大三”的时候,夫妇俩还特地去新加坡看望了女儿。女儿“大四”时,父亲陈先生给学校打去了电话希望问问女儿4年的表现。得到的消息却是,小惠在大二第一学期就申请退学了。

图片 2

  最终,陈先生夫妇通过小惠的同学找到了她。事实是,小惠的确退了学,回到了自家所在的城市,但是她保留了国外的账户,用父母汇的钱泡网吧、逛街、旅游……听说父母要到新加坡去看她,她立即想办法提前到了新加坡等着“接见父母”。回家后的小惠每天在家上网不说话,父母问她为何要欺骗,小惠只回答一句“不想让你们失望”。

低龄学生出国留学

  父母的高期望催生出孩子的“虚假自我”

图片 3

  小惠的父母为了让孩子受到他们认为的更好的教育,不惜花费巨资送孩子出国学习,但小惠自己却并不想出国。在平日的工作中,这类父母心理专家也曾多次遇到。“他们为了孩子煞费苦心,但是他们的爱是有代价的,他们往往忽略了孩子自身的特点,强硬地要求孩子必须要学有所成,出人头地,这给孩子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教育专家

  专家分析说:“从媒体报道中透露的信息来看,父母对小惠期望比较高,而小惠其实没有足够的信心去应付留学生活。她内心有很强的内疚感,她很害怕辜负父母对她的期望。”徐勇指出,小惠的这种心理状态,与她的人格成长模式有关。如果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父母长期以来一直给孩子传递“你必须按我们的希望来成长”的信息,孩子就会发展出虚假自我。虚假自我使得孩子必须满足别人,比如父母、老师对自己的期望,才能肯定自己的价值。在他们心中,渐渐形成了一些规则,比如,“我必须让父母满意”。当他做不到让父母满意的时候,就会觉得自己没有价值。

  张健,教育专家,她多年在国外从事教育工作和国际教育交流,对留学话题有颇多经验和见地。2009年,我国人数达到了近年来的最高峰,办理赴海外读高中的学生比往年增加了两到三成。

  小惠偷偷地退学,这是因为她无法承受父母对自己的失望。在徐勇看来,小惠的行为纯粹是为了处理自己的情绪。这样做对她来说,可以暂时回避父母对她的失望。“在小惠心里,父母也许不是能提供支持、理解的人。”

  如今,小留学生已经占到自费留学生人数的一半。在南方一些城市,甚至占到所有出国人员的七至八成。

  新环境的压力易导致逃避消沉心理

  当小留学生的留学历史在不断累加时,我们也注意到,其实一些当事者并未享受到想象中的欢乐。

  虽然在法律上,小惠已经成年,可是刚刚完成高中学业的她,心智发展方面尚不成熟。来到异国他乡,语言可能是她以及和她有着相似情况的留学生需要面对的第一个严峻挑战。“设想一下,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来到国外,没有家人的呵护、人生地不熟、上课时,老师讲的内容不能完全明白,下课和同学之间的交流又十分有限,回到宿舍面对一大堆作业不知如何下笔。这样的压力即使是一个心智成熟的硕士生、博士生也需要花上一段时间消化适应,更何况心志尚未成熟、没有应对逆境经验的小留学生。”专家表示,这样的环境,容易产生两种消极的结果:逃避、消沉、沮丧;或者激进、易怒、充满憎恨的心理。

  应该理出一条冷静、理性的思路,为未成年孩子和家长们提供一些可以借鉴的经验和教训。

  在日常的咨询中,专家接触过多例年轻留学生的个案,“有的人是去华人比较多的国家留学,语言上没有太大的困难,可是他们依旧会觉得痛苦。一方面是他们适应了中国式的教育体制,在新的学习环境下,很难适应。另一方面,由于文化差异的问题,他们无法融入当地的主流社会,常常会感觉到孤单沮丧。”

  写在前面:如何理清理性出国之路

  小惠最终选择退学,关键问题可能是学习不好或者与人交往有困难。人际交往上的困难则会让她认为自己是个不可爱的人。“她的自我功能没有发展好,这使得她没能力去寻求各种资源来帮助自己,她可能都没有真正地向他人求助过。一个人在遇到困难时向他人求助,在许多人看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这其实是有前提条件的,前提就是,这个人有良好的自尊感,而小惠在这方面似乎存在一些问题。”

  又一年的高考结束了,这样一个时间点,是人生道路上需要作出选择与接受被选择的重要一刻。十八九岁的孩子,开始面临人生的一次关键性转折,逐步由孩童阶段步入成人阶段。在这一时期作出的每一个重要决定,都有可能会影响孩子未来人生道路的走向。

  专家支招

  在众多选择中,出国留学正被越来越多的中国家庭所追捧。 2009年高考前后,各地都出现了有关高中生放弃国内高考、选择低龄留学之路的新闻报道。一些针对留学中介机构的调查也显示,低龄留学的比例正在逐年增加。随着我国家庭经济条件的不断改善,以及国外学校招生政策的日趋便利化,以往似乎只有特定人群才可以迈进的留学门槛,如今已不再那么高不可攀。近两年来,许多工薪家庭也把送孩子出国视为一项可实现的家庭计划。家长们为了孩子的前途,为了及早让孩子体验国外的教育环境,也为了给他们提供更宽广的人生道路,不惜在他们还未成年的高中阶段、甚至是初中阶段,就直接送到国外读书。这类家长们推动着一个特殊留学队伍日渐壮大,人们把这个特殊群体称为“小留学生”。

  父母要鼓励孩子遭遇挫折时“多吐苦水”

  当低龄留学成为一种颇为常见的社会现象后,当小留学生的留学历史在不断累加时,我们也注意到,其实一些当事者并未享受到想象中的欢乐,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感受到的反而是痛苦、悔恨、抑郁,是带有惨痛记忆的留学经历,这开始促使人们去反思:怎样才是“适合”?“需要”的到底是什么?应该“如何做”才是正确的……面对依然蓬勃、继续升温的小留学生出国热,本报记者专访了留学教育专家以及有关机构,希望理出一条冷静、理性的思路,为那些计划、或者已经操作、或者已经走上留学之路的未成年孩子和家长们提供一些可以借鉴的经验和教训。同时,也通过对小留学生的生存状态、命运走向、心理轨迹的透视与分析,为这一当下热议的社会话题,做一次全面的备忘。

  孩子性格的养成和家庭的环境与培养有着很大关系,如果家长以为把孩子送出国就能使孩子在外国的环境中自动成才,那就大错特错了。家长们需要思考的是,你们曾经怎样教育孩子如何面对逆境?怎样培养孩子解决矛盾和冲突的能力?对于年轻的学生来说,国外是一个没有保护伞的真实社会,这固然可以磨练他们的意志,但也可以使他们的性格缺点完全暴露甚至爆发。

  可怕的盲目性:许多家长对国外教育体制认识为零

  专家建议,不妨先通过熟人、中介机构等对将要去的国家和将就读的学校有个大致的了解,对在国外学习可能遇到的困难作出预判,列个清单,家长和孩子可以共同商讨应对各种麻烦的预案。对于年轻的留学生而言,在异国求学时,父母家人是最重要的支持,父母应该鼓励孩子充分表达自己,尽量让他们在电话或者书信里“多吐苦水”。孙嘉仪说:“曾有父母告诉我,他们听到孩子哭诉,就觉得非常焦虑。其实这大可不必。出门在外遇到挫折、困难是正常的,相反,如果孩子传回的都是‘喜讯’,家长倒是应当警觉了。”

  “我不赞成把高中都还没毕业的孩子送出国。 ”张健,1988年出国,定居加拿大,在当地从事教育工作达16年,近年来往于中加两地,开展国际教育交流项目,见过许多在加拿大成功或者失意的中国孩子,也见过许多渴望送孩子出国留学的父母。 “在国外,有很多来自中国的小留学生过着十分茫然的生活,很少与人沟通、荒废学业,极端的甚至失踪、自杀或被杀。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萄京娱乐网址2492777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